一九易闫

这种生物真是难懂

这人呐还真是这样,当你成为某些人的骄傲时,把你捧到天上也不为过。当你出现了一些问题时,某些人恨不得让你下地狱也是该的。“某些败类”嘴里的爱国,爱国,爱国,成为了道德绑架,名誉威胁,呵,真是讽刺。

无我

万家灯火明,而我身旁空无一人,

曾经有一人,说我们一直走下去,


你瞧,多平常的一句话,也算个承诺吧,


我也当了真,只是后来人潮拥挤,我和她被冲散,


而她再也没回来,联系都没有,多讽刺,我还等着她回来呀。


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一人一屋,一日三餐,挺好


愿她余生不被辜负,一直有人温柔待她。


愿一生被宠像孩童,此生她的身后千万人,再无我。


下午才重新下载回来腾讯,点开首页2018 我的好时光,最后结论,对,没错,是的,就是她。

那天我才明白,我和你的关系,不是可以轻易了断的,是可以一辈子的那种。


无题

我还爱你,只是不在期待了。

有时候在想,你眼里的故事太多,某个瞬间你想到了什么,然后你又快速的掩饰过去,让人不仅觉得自己刚刚只是看错了而已。

我想你还是爱她的吧,只是对于她的所有事情都不再那么期待了,也不会抱那么大的希望了。

你还是会想到她,只是偶尔还是有些遗憾罢了。
你没错,她也没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了而已。

她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她很成功,她也很高兴。
只是再也不能大大方方的提起你了。似乎在躲闪着什么。

你还是继续着自己的一切,你也做了制片人,也经历过她做过的。只是你那些时候会不会想着她。

突然想到一句话,只要你开心,我怎样都可以。
这句话你对她有没有说过,你爱她吗,应该是爱的,她恨过你吗,我想没有吧。

在一起那么多年,彼此间的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你对她守护过,保护过,爱过,却独独没有恨过,只是后来怎么疏远了对方呢,又在躲避着什么。

爱还来不及,又怎么有时间去做伤害彼此的呢。

只是啊,她身边的人不再是你,再也不是你。

她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别人的身边。

后来,她不需要你了,她看起来过的很好。

她懂了,她懂所有,希望她余生再无难事,
希望余生对她温柔,希望她余生一直都好。

余生很短,余生也很长。
我希望爱她的一直都在。

愿你,祝她,一生都好。

我要怎么去触碰这光

你知道被抛弃什么感觉么,每一次都丢下我一个人,我刚刚准备好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的,又把我扔下了。

嗯 没关系了

昨个气温回升了,可我们不应该变成这样

从小到大这胡同里的人都知道董家的姑娘是这有名的乖乖女,而另一位周家的姑娘好像也是,可她不知道那位小的时候是不是乖乖女,好似是这样的。

原来记忆中我模糊了关于你的事情,我需要费好些神才能有点印象。

小时候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个爱欺负,看着董家姑娘不顺眼的周涛,从某天“和好了”后来的每一次周涛护着董卿,出了事替董卿摆平,或者出谋划策。

董卿不爱出门这是都知道的,而周涛每次都会去找她,哪怕每次在她家里喊上好几次都不会出去,董母这时就会说出去玩会吧,不要老在家里闷着,董卿就会不情不愿的跟着周涛出了门。

周涛把董卿带到自己家里,把好玩的,好吃的零食都拿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会宠着这个没什么朋友又不爱出门的无聊的人。

董卿知道在胡同里她和周涛是“一样的”都没朋友也不爱说话,可在外面周涛不是这样。而自己无论在外还是在家都是这样。

那年夏天过后,她走了,考上高中后,两人几乎没见过面,后来等了好久好久,等了两人慢慢的都有了工作稳定了都有了各自的圈子。

偶然的一天董卿去找了周涛,聊了关于工作上的事,可是除了这个话题,俩人再无其它可以说的,后面的日子,两人只要有空就待在一起,就好像回到小时候那形影不离的时候。

有一天晚上董卿在周涛家里时,周涛突然说了一句,前些日子,我去相亲了,我妈很满意。

董卿和周涛家里离得又不远。又怎会不知道,只是她不想在她面前说而已。

董卿听见这话时身子还是僵硬了一下,在心底告诉自己要控制住,可还是在听到她亲口说出时没控制住。

董卿也知道她看到了,在她说话时好像一点一点的红了眼眶,笑僵硬在脸上停留了半天,
董卿现在只想逃离这里,她感觉现在喘不上气来,周涛说完,停顿了一下谁都没说话,空气就这样凝结了。

董卿忙着接话,现在是不是太早了

我也感觉是早,可是我妈同意了,我并没有反抗的权力。

后面的话不用说完,就能知道周涛是什么意思。其实感情这方面董卿和周涛是像的,思维,逻辑,就好像是一个人一样。两个人好像好久没有这么默契过。可是默契的让她想哭。

董卿还知道周涛几天后就要订婚了。也是昨天刚刚听说的。

周涛告诉董卿过两天要订婚了。果然还是说出口了。

董卿把聊天气氛慢慢的转变成小时候的聊天方式,那样会很轻松,不用压抑着。

其实董卿今儿晚上在周涛这里,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谈话。

从小到大两个人是默契的,聊过无数次的天,
也讨论过许多问题,也天马行空的想过存在或者不存在的。

董卿红了眼眶 ,周涛也无奈着,
董卿笑了,周涛也笑了,
她们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自己,
也都看懂了无奈却又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对她们来说看着很美好,却不适合触碰,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进黑暗。而无一处光明。

董卿不敢问,这样你快乐么,她知道她是不快乐的,明知故问对周涛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董卿知道周涛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开朗,
却不知周涛告诉她,我不是这样的,只是在改变,变得让自己看起来很好。

董卿那一刻真的看懂了眼睛里的周涛,却再也看不透了周涛。

周涛是知道董卿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胆小的,
却不知董卿告诉她,我不是这样的,只是再改变,变得让自己不害怕而已。

周涛问董卿你呢,什么时候找一个,董卿笑着说,不着急,这事儿还早着呢。

周涛那个晚上看见了眼里的自己,却不知有没有真正的看懂董卿和自己。

董卿没有说出口的是,我始终不会忘记那个在刚刚修好的马路上一前一后的走着,她们还笑着马路上还有一个小小的脚印,是一只小狗的。她忘了是谁发现的脚印,只记得两人笑的很开心。 那是一个夏天。

董卿忘不了的是她总会像一个小大人一样,把自己告诉她的难事都处理掉。

董卿还记得两人在“和好”之前的事情,那天不知为何周涛突然咬了自己。还记得回家告诉妈妈,然后去她家里她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周母把给她买的作业本,给了自己许多,她喊着不要给自己时被妈妈训的样子。

董卿忘不了,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很快乐,却也很短暂。也始终记得那些年更记得那些夏天。

董卿想着这些记忆很想哭,却哭着哭着就笑了,她不知道是放下了,还是怎么。

其实不然,董卿依旧没放下,只是都藏起来了而已。

她害怕自己被发现。所以对以前对着她更是闭口不谈,哪怕那个人会说起从前。

董卿还记得她教自己的生存方式。
董卿还知道许多关于两人的,
却都暂时忘记,记不起来了而已。
她是董卿一辈子都重要的人,
更是董卿屈指可数的几位朋友里的,
更是董卿羡慕的人。
却不小心在那天过后的某天里断了联系,
不小心把那个小时候影响了自己很深的人
弄丢了,再也没联系过。
董卿不知道后来的两个人会不会“和好”
董卿不知道这样的所有周涛记不记得,
董卿一瞬间不想知道,不想得到答案。
董卿也得不到答案。或者后悔了。

董卿在那天周涛的订婚日子没去,
因为周涛告诉自己订婚的日期了,
却没邀请自己,自己也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去。
多年的好友,只限于小时候。

董卿是害怕的,害怕外人说的今年可能周涛会结婚是真的,因为她是不快乐的,可也好像是享受那一份不用被拘束的自由。

董卿是不后悔认识周涛的,却也后悔认识她
董卿是和周涛一样的,也是不一样的

从此两人再无交集,于那年春天的三月份某一天断了联系。
从小时候记忆中的夏天,到春天
不过是错过一个季节,却是多年的轮回错过

外人眼中的她们是什么样的,不知道。
可是她们在遗忘着什么,故意躲避着什么,
或许是真的很忙吧,忙的忘记了只通过外人来听到对方的消息。

二十年,不过黄粱一梦。
不能拥有,只是错过了。
董卿于周涛什么样的地位,董卿不知
周涛于董卿什么样的地位,董卿不说

你问我怕什么 怕不能遇见你
是否你走过了我身边 恍恍惚惚一瞬间

黄粱一梦 二十年啊

有人说你
暖了许多人 偏偏冷了她的心

还有人说
她总是带着亲和疏离的浅笑 人畜无害 却又最最无情

后来回不回来都没事了,因为你比她好 比她明白 比她清楚

她总是有些后知后觉,你总比她早感悟些什么
后来她也很好,那个身份和你一样
一切她做的都很好,还是不会照顾自己

董卿啊 你瞧她很好啊 只是周涛你看到了么

周涛啊 你还是很忙啊 只是董卿知道又怎样











都说她的眼里装有星辰大海
没错 一不小心掉进去 后来就没出来过
她笑起来 真的很纯粹 和小姑娘一样
她呀 只要站在那就会被吸引住
后来啊
只要是你就行了 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
这世上那么多人 相识本就不易
喜欢你好像是意料之中的 也好像是意料之外的
意料之中好像本该如此
意料之外没想到终还是停在你身上了
行了 你看我家小狮子是不是很好看
嘟嘴时会有孩子气 可她有很多面
无论她有多少面 她就是她 一个真实的她
小狮子 小姑娘 主持人 制片人 这都是一人
一个董卿而已 一个我们会心疼的董卿
一个我们喜欢的董卿而已
一个简简单单的董卿而已
董卿只是董卿 哪那么复杂啊